ParadiseNaco

ThymeWarp:

昨天和朋友聊北居聊到凌晨,第一次为他们流泪,特此记录,以兹留念。

不知道我的关注者里有没有摇滚乐队粉,有些话微博里不好说,我想在这里说。以下言论只是我个人感受,不存在任何客观事实。

北居给我的感觉很像是一支名不见经传的duo(对不起我本来想用band里的co-writer这个比喻但是实在是不想带镇魂,不值得),在拥有天赋的情况下不断地练习,以自己对这一门艺术的热情和创造力,给audience呈现出了赤裸、真诚、热烈而毫无保留的表演,虽然是表演,却比真实更接近真实。

其实这样的表演搭档在国内虽然不多,但也不会少;而即使没有今年夏天,他们也一定会很感谢对方给了自己那样一次表演的体验。你抛出来的戏,我接住了,而我酝酿起来的感情一释放出来,你也绝对会报之以李,因为你我之间有信任,我知道你是我的同路人。

这样的感受是只存在于两个人之间的,就这样解散,没有人知晓,也不会有遗憾。如果说这份感应不存在也可能没人会反驳。

但是今年夏天,他们的努力和表演突然被人发现了,并且存在了无数人的记忆中,突然变得“存在”了。社交平台和大众媒体对这次表演,以及表演所引发的情绪的重复和传播,使这样的感受和联系在不断产生共鸣的同时被放大,同时和观众的情绪交融在一起,变成了无法分开的整体。也就是说他们两个人的关系,他们对彼此的感情,到此时此刻才发生了变化,变得和全体粉丝相关了,只要想到对方,就会想起这个夏天,就会想起这些粉丝。

截图出自纪录片Supersonic,这也是北居两个人所赋予这场表演的意义。

三鞠躬、机场走VIP通道的解释,完结日的两篇小作文;一个大屏活动马不停蹄往现场赶,一个超粉日录VCR承诺一定会一直陪粉丝走下去;粉丝有一种凝聚力和向心力,偶像真心实意地感谢和珍惜这样的爱。这样赤诚而意气风发,被双手捧起平步青云的感觉我只在那些最好的摇滚乐队身上才体验过。

到最后重要的已经不是他们的演技,他们两个人,甚至不是他们的关系带来的感动,而是他们两个人所创造出来的,由粉丝来完成的这样一种特殊的dynamics和chemistry。

他们两个的关系是如此的健康,给彼此快乐也给喜欢他们的人快乐。相比起考古乐队时几乎夜夜以泪洗面的我们来说真是焕然一新的体验。

我看过太多摇滚乐队一夜成名后流星一样的陨落和自燃式的分崩离析,几乎所有的摇滚乐队都有这样的抛物线,生如夏花之绚烂,却总有走向终点的一天,而我从来没有那么好命成为这浪潮的一部分。我已经被这些乐队锻炼得习惯了各种各样从高峰到低谷的过程,这次陪他们经历了那么多,终于忍不住问也喜欢他们的朋友,也问我自己:“为什么我可以看到这样的巅峰?”她说她的感觉是:“我何德何能,被这么好的人,这样真心以待?”

现在我也可以说,“This is history.”

我当然知道镁光灯下、镜头前的人都会被放大魅力,所有的瑕疵也都被强光抹平,我也早和朋友说过他们的光环其实就是粉丝那么多的爱堆出来的。到最后已经很难讲清,究竟是偶像有那么大魅力俘获万千粉丝,还是粉丝靠爱塑造了偶像的魅力。偶像效应的核心是粉丝而不是偶像。

我敢说毒唯永远也无法像双担那样收获这个夏天全部的快乐。他们作为一个整体来呈现的表演和感恩也必须要作为一个整体来接收才会体会到全部的感动。

白宇在镇魂完结那天的微博里对龙哥说,谢谢你,谢谢你陪我经历的这三个月。这三个字如果在杀青时说出来,其实已经足够重,但放到这时候时候说,才算是圆满。演员毕竟不比乐队,聚散都只以年月来记,也没有自己选择与谁搭档的权利,能遇到对的人真是一种碰运气的事,而能够一起被那么多人欣赏,被爱,则是天大的幸运。今后不管有无合作,相信两人还是会一起并肩走下去。虽然我已经想象不出他们如何能再和任何人创造出这样的奇迹,但还是祝一句前程似锦。

有点语无伦次,但确实是当下的一点情感流露。也许我很快就脱粉,也许会坚持很久。喜欢各种摇滚乐队之前我没有真正意义上体验过追星的快乐,不是国内北极圈就是正主十八线,大多时间都在自娱自乐。大热圈有时候确实有其魅力,曲高和寡的也不一定就更好。

互联网时代相比起二十年前,很奇妙的一点就在于,不需要聚在一起也能单独感受到love,vibe,passion,rage,以及joy that coming from the crowd。Woodstock不会再现,但好在也不用当乌合之众。这样一说我好像没那么讨厌互联网了。

评论

热度(147)

  1. ParadiseNacoThymeWarp 转载了此图片